八千米,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……

發布日期:2019-06-18 來源:交通旅游導報 字號:[ ]

一橋飛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。

浙江是個多水的省份,江河湖泊海遍布在全省各地,所以說起交通的變化,我們不得不提到橋梁。

今天的故事就從桐廬大橋開始說起。

桐廬大橋是桐廬第一座大橋,它的興建是與周總理的名字聯系在一起的。1959年4月的一天,時任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從新安江水電站視察結束返程途經桐廬,在渡口等待輪渡。此時正是輪渡的高峰期,數輛汽車排隊等候輪渡。

周總理說:“杭新公路是浙江的主干線,新安江正在建電站,富春江電站不久也將建成,這兩個地方將成為新興的小工業區。現在車輛還不算多,但是將來一定是要成倍增長的。過江勢必會造成更大困難。同省委和江華同志(時任浙江省委書記)商量一下,幫助桐廬建一座大橋,這是百年大計、千年大計啊!”很快,由浙江省交通(運輸)廳派出的專家技術隊伍來到桐廬,桐廬大橋開始施工建設,陳龍照老人就是當時參與建設的工程師之一。

陳龍照老人今年80歲了,是當時的浙江省路橋處第二公路工程隊隊長。他說那個時候的造橋水平很低。拌和都沒有拌合機,一根鐵鍬、一塊鐵板,兩個人一組,靠人工拌和。幾艘木船在水上拼一拼就是作業平臺了。而且五、六十年代國內鋼鐵產量低,鋼材很緊張,建橋用的鋼筋一般只有6-8毫米,像小拇指一樣粗細。

鋼材對橋梁這樣的建構性建筑影響很大。改革開放后,鋼鐵產量快速增長,在此背景下,1983年浙江建成了使用大量鋼索的上虞·章鎮橋,這是全國首座獨塔斜拉橋。而現在,在特大型橋梁建設時用到的鋼筋已經有50mm了,鋼索直徑更是超過了1m。

對于陳龍照來說,上世紀80年代是他作為橋梁建設者榮譽感最強烈的一個時期。因為那個時候鄧小平提出“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”,市場經濟開始興起,人們對于“走出去”有著迫切的需求,而當時浙江的路網還不夠完善。他們這群造橋鋪路的人,不管去到哪里都非常受歡迎。1982年陳榮照來到溫州,建設甌江大橋。當時只要是他們工程隊的人去到商店,溫州人民看到他們都會讓他們優先,說:“你們是造甌江大橋的,不用排隊。”

1984年9月25日溫州甌江大橋建成通車,當天有3萬多溫州人民在兩岸的山上觀看通車儀式。他們在翹首以盼這座大橋可以為三面環山、水路一條的溫州帶來生機。

李春生,2003年進入浙江交工集團,開始了他的造橋路。他經歷了浙江造橋史上就目前為止最波瀾壯闊的10年。李春生說國內橋梁真正發展最快的時期要從杭州灣跨海大橋開始,把海上的整個全體系的作業流程都熟悉起來了,同時開始打造了很多設備,包括大型的起重設備、海上的浮吊、架橋的設備等等。

設備、技術的快速發展助推浙江的造橋事業從江河走向大海。80、90年代浙江造大橋還是在使用自拼的小浮吊,起重20、30噸。現在造跨海大橋所用的浮吊起重已經達到3000多噸了,是原來的100多倍。而機器換人、預制場等新興理念也讓浙江的造橋事業提前步入工業化。

2018年,陳龍照到當時正在建設的魚山大橋參觀時,看到鋼筋彎曲自動成型,焊接都是機器人在操作的,覺得很神奇。這打破了他對早年造橋鋪路多是“農民工放下鋤頭,拿起鋼筋”、“靠人力”的刻板印象。

但魚山大橋最讓人津津樂道的,并非智能化、自動化的設備,而是超常規的建設工期。魚山大橋位于舟山岱山縣,是寧波舟山港主通道的支線工程,全長8.2千米。2018年12月31日全線完工,工期27個月,相比常規技術工期縮了短23個月。

魚山大橋副總工程師王再榮說這要歸功于橋梁最近的一種發展趨勢,就是采用工業化的建設方法——橋梁快速施工技術。目前,我國在這方面的發展是特別快的,其中主要代表有港珠澳大橋,以及現在正在建的寧波舟山港主通道大橋。尤其是寧波舟山港主通道,它所有的標段幾乎是能不在現場施工的全部都放到工廠里面預制。隨后到現場,用類似于搭積木的形式把預制的構建給裝搭起來。這樣的話,橋梁的水上部分和水下部分就可以同時開展,工期可以減少一大半。

從228米的桐廬大橋,到8.2千米的魚山大橋,在這近8千米的差距中,我們可以看到的不僅是橋梁長度的變化,更是物資從匱乏到富裕、技術從落后到先進、理念從閉塞到開放的轉變。新中國這70年的發展,我們也可以從浙江的橋梁發展中探索出些許軌跡。

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
什么是海南环岛赛车彩票